找好睡枕頭

關於部落格
找好睡枕頭
  • 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南京一家三口參與青奧安保 三套服裝味各不同

  陸訓雷。   中國江蘇網8月10日訊(通訊員 趙柏戀茹 記者 戚阜生)這是一個三警之家,青奧會期間,三人均承擔了不同的安保重任,由於三人分處在不同的工作場所,為了青奧會的成功舉辦,丈夫見不到妻子,兒子看不到媽媽,三個家庭成員互不照面的情況成了尋常事。好在科技發達,一家人建了個微信群,各自的工作生活狀態以及感觸等相互間第一時間瞭解。打了若干電話後,記者終於走進這個特殊家庭,聽他們講述三套安保服背後的故事。   帶火藥味的安保服   丈夫:陸訓雷,南京市公安局刑偵局偵查大隊大隊長   安保身份:奧體中心場館安保主管   作為有著30年刑偵工作經驗的老民警,陸訓雷在青奧會期間挑起了奧體中心的體育場、體育館、游泳館等6大場館的安保主管重任。   “青奧會開始後,我每天都要在6大場館里來回巡視,要掌握所有人員攜帶物品情況、安保人員就位情況以及觀賽秩序等。同時場地出現矛盾、糾紛、需要增援及協調的也都需要我來處理。”陸訓雷說,場館的安保工作將隨著賽事的開始而啟動,目前的工作重心是參與南京市公安局組織開展的“護青行動”,消除治安隱患,凈化社會環境。   為了給青奧會營造良好的社會治安環境,從7月1日至青奧會閉幕,南京警方部署開展以社會面治安打防管控為主要內容的“護青行動”,持續嚴打各類違法犯罪活動。   據陸訓雷介紹,“護青行動”已經開展了5次,“其中以我們大隊為主力的第二次打黑除惡專項行動中就摧毀了11個涉黑團夥,抓獲各類犯罪嫌疑人109名,破獲聚眾鬥毆、尋釁滋事、聚眾賭博,非法持有槍支彈葯案件50餘起。”這一串串數字也讓陸訓雷的安保服染上了一層濃重的火藥味,“安保服、洗漱用品、行李箱都在辦公室擺著呢,也許上午還在參加青奧安保預演,下午就要奔赴各地出差抓捕犯罪嫌疑人。”   問及上一次一家人一起吃飯是什麼時候,他回憶了很久,無奈地說:“實在記不得了,應該是7月份之前了吧。因為7月份‘護青行動’開始後,我回家就是拿換洗衣服、洗澡,其他時間不是在值班就是在出差。”   不過即便如此,陸訓雷總會抽空關心一下同為青奧奮戰的妻兒,“我們三人建了一個微信群,兒子會拍青奧村安保的照片發到群里,妻子會叮囑兒子註意防暑,我也會在群里傳授兒子一些怎麼甄別可疑人員、怎麼盤查、怎麼保護自己的工作經驗。”      吳錦(左)與同事一起研究工作   帶中藥味的安保服   妻子:吳錦,南京市公安局鼓樓分局民警   安保身份:五台山場館出入口控制主管   作為基層民警,吳錦每天的時間表被安排得滿滿的。“從早上9點到晚上11點,幾點幾分巡邏、上卡點、安保預演都是固定好的。”而這份時間表裡卻沒有吃飯的時間,“吃飯時間是機動的,有時在巡邏車裡啃兩個包子將就一下,有時在青奧安保場館吃盒飯。”而休息時間就免談了。   此次青奧會,吳錦被安排在五台山體育場和體育館之間的通道上控制人員出入,“持有權限證件的人員才能從此進入主席台,證件沒有權限的我們會告知其從另一個通道進入。”而在這狹窄的通道內不僅無遮無擋,陽光直射,甚至連個坐下歇腳的地方都沒有。通道內近40度的高溫對於年近半百的吳錦來說,確實是種煎熬。“15年的內勤工作讓我落下了嚴重的頸椎病,前兩天抽空去省中醫院開了些膏藥,所以我的安保服上總有股中藥味。”   當記者想跟吳錦約定丈夫的採訪時間時,她無奈地說:“我實在說不定他的時間,我也有好幾天沒見到他了。”而談及兒子,她更是流露出為人母的愧疚:“人家的孩子都是精心帶大的,我家兒子是拖大的。從小就在派出所長大,小學時學校在派出所附近,放學了就到所里跟我一起吃食堂,然後在辦公室寫作業,等我下班。”眼下,兒子也和父母一起投身於青奧安保的戰場,吳錦坦言,既欣慰又擔心,“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參與國際性賽事安保,希望他能從中有所歷練和成長。”      陸楚天在工作崗位上。   帶咸澀味的安保服   兒子:陸楚天,江蘇警官學院2010屆畢業生   安保身份:奧運村居住區安保助理   當記者驅車帶著吳錦來到兒子所在的青奧村執勤點採訪時,她情不自禁地對兒子說:“多虧組織安排,我們才能見一面啊。”原來自從兒子跟隨學校進駐青奧村以來,她已經十多天沒有見到兒子了。而母子倆的下一次見面也許要等到青奧會閉幕之後了。   今年畢業的陸楚天本可以在這個假期享受學生時代的最後一次畢業旅行,然而,為了青奧會的圓滿舉辦,他和3632名江蘇警官學院的師生一同換上了安保服,在烈日下揮汗如雨。   “我負責的是青奧村的巡控工作,除了吃飯的二三十分鐘,每天6小時全部在戶外巡邏,青奧會開幕後要增至9小時,有時也要在主幹道上站崗, 6小時的活動範圍只有方圓幾十米。上廁所兩個人交替,要走3、400米,然後上7樓才有洗手間。這幾天地表溫度都在40度以上,浸濕汗水的安保服又被灼熱的太陽烤幹了,每天都是一股咸澀味。”   採訪中,吳錦的目光始終停在兒子身上,忍不住心疼:“是黑了一圈啊!”說著從包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人丹悄悄裝進兒子的口袋。   然而對於陸楚天來說,比起自己這點辛苦更讓他牽掛的還是同樣戰鬥在青奧安保一線的父母,他在日記中寫道:“快50歲的中年人還要和我們年輕人一起在太陽底下暴曬,執勤任務,我常常很心酸,作為兒子卻幫不上他們。然而他們常說,近30年的公安工作已經習慣,艱苦的任務也經歷過很多,這不要緊,說不定青奧任務結束以後一家三口還會有假期,一起出去走走看看。”   採訪結束,當記者希望這一家三口提供一張身穿安保服裝的全家福時,他們犯難了。青奧會期間,他們三人分處不同戰場,實在湊不到一起。一家三口同為青奧會保駕護航的緣分終究無法用相機定格,成了一種遺憾。好在家人同是戰友,相互理解、支持無需更多言語。“青奧會成功順利舉辦”是他們共同的心聲,於是掛念藏在心中,小家拋在一旁,恪盡職守青奧堅守中。  (原標題:南京一家三口參與青奧安保 三套服裝味各不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